【安徽日报】科技扶贫,一辈子就做一件事

发布时间:2019-11-01

2019111

 

1019日,安徽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何家庆病逝于合肥,临终前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不知道今年的瓜籽能不能卖上一个好价钱”。

 

“何教授,您又来了”

今年7月初,大地像是着了火。

一个健步如飞、消瘦黝黑的人朝地里走来。胡海结正在侍弄瓜苗,一见这人,立刻跑到田埂上大声招呼:“何教授,您又来了!”喜悦之情,溢于言表。

4年前的春天,潜山市梅城镇河湾村瓜农胡海结,正是在这块瓜蒌田里第一次遇见何家庆。当时长发凌乱、形容枯槁的何家庆盯着瓜蒌苗,左看右看,上看下看,胡海结准备赶走不相关的“闲人”。没想到,何家庆用手一指,说:“这个瓜蒌苗叶片肥厚,坐果率是不是挺高的?”

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行家。

胡海结大喜过望,赶紧擦手,一把握住对方大手,请教尊姓大名,没有想到竟是大名鼎鼎的“魔芋大王”何家庆。“更没有想到的是,‘魔芋大王’对瓜蒌也研究得很全面很透彻,对我们瓜农特别有感情。”烈日下,瓜田边,两人聊得一发不可收拾,从此结下深厚的“瓜蒌友情”。

何家庆从1984年就开始研究瓜蒌,对瓜蒌生长习性如数家珍。2010年,何家庆退休后,自费走遍安徽、江苏、浙江、江西、河南等地,调研瓜蒌产业发展状况,传播科学栽培技术,帮助农民增收,并获得有关瓜蒌的6项发明专利。

讨技术、问经验、解困惑、聊现状……每一次何家庆到来,胡海结都舍不得让他走。从最初的20亩到如今的130亩,从原来亩产100斤到现在亩产250斤,从本身是贫困户到带动贫困户的“领头羊”,胡海结脱贫致富的道路越走越宽。这一路走来,每当瓜蒌挂果、防治病虫害等关键时刻,总能看到何教授那瘦弱而坚毅的身影。

在何家庆的技术指导下,胡海结选育了一个优良新品种,今年试种了10亩。眼下,正是成熟收获的季节,他还期待着邀请何家庆来品尝瓜籽,没想到却听到他病逝的消息。“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,没有何教授,就不可能有这个新品种的诞生。”胡海结说着眼眶就红了。

“何教授,您又来了!”再也不会响起,却言犹在耳,在胡海结脑海中挥之不去,去之又来……

 

“要做瓜农的大树”

“只有瓜农尝到甜头,瓜蒌产业才能做大。你们是瓜农的大树,要保护他们,更要让他们受益。”这是何家庆的“经典语录”。

去年寒冬,岳西瓜蒌种植户心急如焚。栽一棵,死一株;栽一对,死一双……培育不出瓜苗,瓜农来年哪有收成?

岳西徽记农业公司总经理李广来怀着忐忑的心情,拨通了何家庆电话,恳请他过来“把脉问诊”。正在厦门大学标本实验室整理标本的何家庆,第二天就火急火燎地出现在李广来的厂门口。

一身旧衣服,一双解放鞋,大步流星的何家庆一头扎进育苗基地。“快70岁的老爷子,走山路也带风,30多岁的小伙子都跟不上他的步伐,追不上何老!”李广来说。

一口热水没喝,一句寒暄没说,眉头紧皱的何家庆在基地里忙了半天,开出了“药方”。由于连日阴雨绵绵,育苗基地的温度、湿度、日照按照往年的标准,并不能满足瓜苗的生长。随后,何家庆给出了相关的技术参数,还建议把培育苗送到山东等阳光充足的地方。

“培育的瓜苗连着百姓的饭碗,大意不得,刻不容缓。”何家庆说。在他的建议下,200万株培育苗送到外地,为200多户瓜农避免了一场灾难。

临走时,李广来千恩万谢,拿出4000元技术咨询费给何家庆。他不要,李广来硬塞,没想到老爷子厉声道:“我不是为钱来的,只要瓜农挣钱过上好日子,就是给我最好的报酬。”他和李广来约定,等瓜苗挂果的时候,他要到这一批瓜苗的基地实地调研。

今年6月初,何家庆如约而至,马不停蹄地走遍广西、湖北、湖南、江西等种植瓜蒌的县区。“不管是骄阳似火,还是风雨交加,何教授每天雷打不动早上8点出发,晚上7点记录总结,密密麻麻记录了一个又大又厚的笔记本。”同行的徽记公司瓜蒌种植技术员潘敬文说。

 

“为贫困山区做点事”

何家庆一辈子跟科技扶贫结缘,这份执着和牵挂,一直延续至生命尽头。

“爸爸躺在病床上,叫我捧着手提电脑,一字一句地写瓜蒌产业扶贫的调研报告。他这一辈子只做这一件事。”女儿何禾说。写10分钟,就不得不休息10分钟,气若游丝的何家庆已经无法进食,只能用汤勺喝水,打营养针维持生命。

“他说拼尽最后一点气力,也要为贫困山区做点事。他执意要捐献唯一能捐献的眼角膜,为贫困山区的孩子带去光明。”妻子胡建群说。他生前心心念念的是扶贫事业,终其一生,贯穿始终。

在何家庆狭小的家中,一台黑白电视机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,简单的书架和木头箱子装满了调研手稿和扶贫报告。一张泛黄的信纸,是何家庆“出走”前写给妻子的留言。“我进山考察,归期不定,带走了50斤粮票和450元,我走了,再见!”

一次次“出走”,是为了心中的执着——为山区贫困人民做点事。

1984年,何家庆走上了考察大别山之路,225天行程12684公里,先后攀登千米以上的山峰357座,采集植物标本3117种近万份,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全面考察大别山的人。

1998年,何家庆背起行李孤身一人进入大西南扶贫,行程约31600公里,沿途为100多个县的芋农传授魔芋栽培、病虫害防治技术,培训人数逾2万人。沟深坡陡,山高路险,扶贫路上何家庆多次险些掉入悬崖,遭遇车祸17次,遭遇抢劫2次。为了搭便车,被骗至深山,被迫砸了一天矿石。

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根草去。“我不图名,不图利,世俗一切欲望均可放弃,只希望能为贫困山区人民做点事,能为后来者提供一些可借鉴的资料。”何家庆说。

他是这么说的,更是这么做的。他做的比说的多,更比说的好。(本报记者 张岳)


返回原图
/